字幕网app影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人一走,绫清玄重新将门打开。

男人在干净的床上坐着,拍着手边的位置,“过来坐。”

绫清玄过去之后,叶晨将早上小姑娘给他的录音笔拿出来晃了晃,“多谢支持工作。”

知道陶晶要来了之后,叶晨便找绫清玄要了这个,刚刚扮演绑匪也是为了从陶晶口里套出话来。

本来他还以为需要废一般功夫,没想到那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本就不牢。

绫清玄点开听了一下,总结,这就是好基友和未婚妻合谋夺公司的戏码啊。

但是好基友骗身之后,未婚妻的心还在叶晨身上。

毕竟叶晨比孟南要帅啊。

绫清玄刚听完,男人就靠在她身上,“好惨,这么多人想害我。”

“我需要安慰。”

绫清玄:……

蓝天白云开朗少女清新活力写真

小家伙越来越飘了。

小姑娘捏着他的脸,“说吧,怎么安慰?”

叶晨不假思索,“等我病好,和我在一起。”

空气寂静了几秒,叶晨没等到回答,心中敲着鼓。

小姑娘轻轻揪了一下,“原来我们还没在一起?”

这话……

叶晨眸中微亮,伸手将她抱住。

“不介意我现在这样吗?”

“不介意,要想在这长住,也是可以的。”

叶晨哭笑不得,“那倒没有,再通过一次检查判定,我就能出去了。”

在陶晶面前演的这出戏,也是想让她知道,他的病还没好,暂时不用顾忌他。

“出去好好做人。”绫清玄揉揉他的脑袋。

叶晨茫然一笑,“难道我不算是好人吗?”

绫清玄:“……先把乱摸的手拿开。”

叶晨耳尖一红,“我没乱摸啊。”

他直接将绫清玄扑倒在床上,“这样才算乱摸。”

小姑娘躺平伸手敲晕。

【宿主,干啥嘞?】

……条件反射。

绫清玄将晕过去的叶晨丢到了床上,重新找医护要了新床单给他。

……

叶氏集团。

孟南刚将一批客户送走,脸上讨好的笑意瞬间变得阴森。

“所有的项目都谈好了,偏偏要在核心技术这上面不松口,一群老不死的,公司都在这了,居然只认叶晨。”

他躺在接待室的沙发上,助理过来说道:“陶小姐来了。”

孟南神情烦躁,“不见。”

都说了晚上去找,她居然现在就上门了。

助理出去通知,没一会儿就被陶晶抓着吵吵闹闹上来了。

“孟南!想过河拆桥?”陶晶直接把包砸到了他脸上,“是想让全公司知道做的事吗!”

孟南起身抓住她挥舞的手,朝助理说道:“把门关上。”

助理走后,孟南将陶晶摔到沙发上,按住她的手腕,“先冷静一下。”

“呵,跟我说冷静?那刚刚要用五千万赎我的时候,怎么那样无动于衷,还嘲讽我!”

“那不是玩笑吗!”孟南怒声道:“我很累了,知道我这一天天的要接待多少人吗?”

“宝贝,不要闹了。”孟南狠狠将她亲了一口,“这不是平安无事回来了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陶晶每次被他这么一弄,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她略带生气的将今天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孟南听完,神色严峻,“叶晨真又发病了?”

“是啊,就是之前跟我说过的病症,他还真像个绑匪,看看,我脸上这些伤!”

孟南之前光想着去哄她,还真没关注这些,当下立刻面露担忧的给她吹吹,“走,我带去医院看看。”

陶晶拍开他的手,“待会儿去。”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像那个样子,我根本就问不出来要的东西啊。”

孟南面色微变,“那他对之前我们做的事有印象吗?”

陶晶摇头,“他不记得。”

孟南暗自松了口气,他亲着陶晶,“我之前那都是气话,别放在心上,今天辛苦了,想要什么东西我待会儿买给。”

陶晶哼了一声,“算识相。”

孟南赔笑着,眸中却只剩下冷意。

真的只能放弃叶晨那一条的线索了吗?

他要是还处于发病期,什么都不记得,那再去也是气自己。

还是不要继续在他身上继续浪费时间了。

孟南当晚就带着陶晶去了医院里面给她诊治了一下,顺便带她去买了新的包和手机。

怎么哄陶晶,他现在完全已经有了一套操作。

简单的女人,但他上过一次就没了兴趣。

倒是上次在医院里看到的绫医生。

那样的女人才让他更感兴趣。

将陶晶送到她家之后,孟南疲惫的回到了家。

然而家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里面传来奇怪的电流声之后他马上挂断。

在之后,又重复不断出现过这种情况,好像是有人专门等待他回家一样。

他一回家,家里的电话就会响起来。

连续经过几天,他不想回到家,就在外面开房。

诡异的是,就算他在外面开房,都会有电话打开。

孟南自己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不敢报警。

他直接找了私人调查这件事。

后来他自己的手机上也出现了陌生电话,那电话的主人由之前的不说话变成了索命的话。

之后又变成了隐约透露孟南曾经做过的事的话。

这些信息无一不在说明,孟南做的那些事都有人知道,并不是常埋于地下。

“到底是谁!”

他终于怒吼出来,对方只是发出诡异的笑声,什么都不说。

最后,孟南只好将手机丢到地上。

“到底是谁!是谁!”

叶晨吗?

不对,叶晨现在在精神病院,根本就不能与他联系。

但如果是那个医生帮忙的话,叶晨很有可能会做出这件事。

不行,他之后一定要再去一趟医院。

……

酒店不远处。

男人将公共电话挂断。

他走出电话亭,搓了搓手,“到处找这种电话亭还真是不容易,我怎么就跟这么麻烦的人当朋友了呢。”

“严忧。”

在外面等他的女生一脸无奈,“好不容易出院,这几天怎么回事?”

严忧一把将她抱住,“当然是为了引起的注意,毕竟我怕在里面待了那么久不爱我了。”

江怡面色一红,“没、没有,公共场合,别这样……回家再抱。”

严忧爽朗一笑,和初见江怡的时候一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