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adc影院0adc

楚酩发现,自家宫女,有些倒霉。

绫清玄常常走着,就会被什么东西给绊一下。

她经手的砚台和茶壶,都会莫名碎掉。

那住的房间,也是经常坏这坏那。

所以招进了秀儿之后,楚酩第一时间就将她分配给绫清玄,专门照顾她。

换上了新衣服,秀儿还以为自己就此要走上荣华富贵之路,结果没想到,门一打开,看见的便是绫清玄。

她身上的布料,可比自己好了不知多少倍。

“小清!”秀儿惊讶地不知说些什么,遇见绫清玄,她就想起了被十几桶衣服支配的恐惧感。

她手都抖了起来。

肖护卫淡定地说道:“以后便每天负责清姑娘的起居和贴身事务。”

这句话有点耳熟,不过肖护卫已经交代完,便去了楚酩那。

秀儿咬着牙,才没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加狰狞。

气质清纯美女阳光沙滩仙姿摇曳美图

同是宫女,这待遇却天差地别。

绫清玄想了想有什么可以吩咐她的事,“去搬点木柴过来。”

秀儿愣住,“木柴?”

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她将木柴搬过来后,绫清玄给了她把斧子,然后坐在一旁,“请开始的表演。”

拿着巨重的斧头,秀儿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我屋里桌子坏了,正好来,便给我做个吧。”

斧头重重砸在地上,秀儿头发散乱。

她是宫女!

谁家宫女专门来做桌子的!

绫清玄不走寻常路,秀儿反抗不了,只能老实砍木头。

到了傍晚,她才做出了一个歪歪扭扭的桌子。

绫清玄上前看了看。

事实证明,有志者事竟成,秀儿还是能够做出桌子的。

“小清,有东西落在洗衣局了,什么时候跟我回去拿一下?”

经过她的观察,东宫戒备森严,但对绫清玄是自由的。

她来这的目的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将绫清玄给带出去。

“不去。”

管她什么东西,还要专门跑去一趟,好麻烦。

秀儿碾着脚下的石子,“那好吧,等想去的时候我跟一起回去拿。”

绫清玄又给了她把小刀。

秀儿:???

“手工不错,雕个小人吧。”绫清玄塞了块木头给她。

秀儿僵在原地,她是来做宫女的,宫女!不是木工!

雕什么人!她要拿小刀戳死绫清玄!

“清姑娘,殿下让去用膳。”肖护卫过来喊人,便见那今天刚来的宫女秀儿,手里拿着把小刀。

他眼神一凛,上前用剑架在秀儿脖子上。

“是谁的人?竟携带兵器!”

秀儿吓得将自己划伤,脸色煞白,“我我我,这不是我的。”

要死了要死了,剑是真的!

“哦,我给她的,没事。”

绫清玄解了围,秀儿一点都不感动。

她眼睁睁看着绫清玄要去吃大餐了,还是跟太子殿下一起,瞬间心里就凉了。

不过……

视线移到绫清玄大开的房门,她不能白来受气。

绫清玄到了饭厅,发现饭菜有些凉了。

“怎么不先吃?”她询问那翩翩少年,见他眼中的疲倦,顺手给他夹了菜。

楚酩气色好了些,“等。”

近年来,皇帝不务正业,经常会将事丢到楚酩身上。

即使楚酩性格再不好,只要他还活着,皇帝就不可能撤掉他的头衔。

他去御书房处理到现在才回来。

看着那菜,其实他没胃口,但是见绫清玄小口小口吃着,食欲便上来了。

看他一直抿着唇,绫清玄语气微冷,“张嘴。”

唇瓣不自觉地张开,绫清玄送了一筷子菜进去,顺手捏了捏他的脸。

‘嘶!’

身后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十几个宫人吓得快尿了好吗?

一个杀人如麻的太子殿下,竟然被一个小宫女给喂饭,还捏脸!

他们一定是瞎了。

细细咀嚼着,楚酩的视线还放在绫清玄的嘴唇上。

想亲,可是有那么多人看着。

他用拳头抵着唇,舌尖轻舔轮廓。

【宿主,反派黑化值降到80了呢,可喜可贺啊。】

看不出来可喜可贺。

【咳咳,宿主,咱们要乐观点,多陪陪反派,扳正他的人生观价值观。】

本座觉得他没问题。

【……】难不成是我有问题?

吃完饭,楚酩就拉着绫清玄到了寝殿。

宫人们见怪不怪,都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

出来找绫清玄的秀儿看到这一幕,却惊讶地张大了嘴。

什么情况?

那传说中残暴冷血的太子,拉着宫女进了寝殿。

莫非是侍寝?

难怪!难怪她不愿意回去,原来是因为她和太子的这层关系,还不能有名分的原因。

秀儿觉得自己发现了惊天大秘密,她要将这事告诉司马云依,说不定司马云依会多给点钱财她。

来这,本来也是司马云依的主意。

可当秀儿看见夜色下那不染凡尘的少年,心跳的频率却乱了节奏。

身为洗衣局宫女,平时是见不到主子们的,她一直从别人口中听说的太子殿下,却生得如此俊美。

若是,若是能够留在他的身边,仅仅是暖床的,都可以啊!

秀儿眸色犯春,一直到看不见那身影。

她一定要留在东宫,成为太子殿下的女人!

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楚酩凑了过来,“本宫饿。”

绫清玄拿起桌上的糕点给他。

让就吃一点,一个大男人吃那么点,喂鸡呢。

楚酩偏开头,没吃那糕点,“饿。”

少年声音低沉,如鼓点撞击的乐声,他的眸子一直盯着少女的唇。

“那想吃什么?”

黑化的小家伙,要顺毛。

少年薄唇微勾,“想亲。”

“亲就能饱?”

楚酩点头,如愿以偿地汲取了那柔软的嫩唇。

凌乱的呼吸中,他却觉得自己跟填不饱一样,更饿了。

绫清玄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腹,“哪里饱了,还是瘪的啊。”

其实不算瘪,有腹肌呢。

“唔!”

楚酩小腹颤了一下,刚刚得以呼吸却又快憋死。

“小清……”

他将她的手抓住,语气有些无措。

“嗯?”

小嘴亲了,小手牵了,还有什么事?

楚酩咬着牙,闭眼难以启齿。

绫清玄甩开自己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他难受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