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破解版122

鸭王感觉自己有点不认识知恩酱了。

说起来,鸭王来韩国真正意义上接触的第一个偶像,就是知恩酱。连王太卡现在的房子,都是知恩酱雇他装璜的。

印象中,那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而且总是很要强的样子,什么时候都会过问,不是不放心,而是她太细心。

而和王太卡在一起的时候又是另一个样子,从什么都会的独立女生,变成了一个好像什么都不知道,遇见什么都要爱去麻烦王太卡,可怜巴巴叫着“恐怖分子来帮我”的小女生。

而且知恩酱的尺度把握的非常好!如果一直是那种需要呵护的性格,时间久了谁都会厌烦。但是知恩酱的尺度刚刚好,永远是在撒娇的范畴之内。

鸭王都感叹,难怪对什么都懒得上心的阿尔伯特,居然对这个女生这么偏爱。因为知恩酱很懂事,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恰恰相反,她什么都明白。

所以知恩酱总是把握着最好的距离,平时见到是独立自主的样子,但是也能十分满足一个男人的保护欲。这样乖巧的女孩子,还这么好看,不动心都难。

但是今天,鸭王感觉自己还是没有看透这个女生。

此时此刻知恩酱眼里的冷色,几乎让鸭王都咋舌,心里暗暗心思:这到底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能气成这样?一反过往的可爱乖巧,反而带着一丝小霸气。

大概是因为表演妆还没卸掉的原因吧,知恩酱原本可爱的样子此刻变成了高傲冷漠,这个时候的她,不仅仅是知恩酱,还是IU,那个让无数粉丝热爱的IU。

她,一直有属于她的骄傲。

知恩酱没有去管鸭王,而是慢慢走近病床,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伸出手,握着王太卡的手。

白衣圆点少女新装秀丽可人

王太卡的手有些冰凉,躺在病床上呼吸平稳,甚至更像是睡着了。但是脸色的惨白,还是看得知恩酱心都疼痛起来。

“恐怖分子……”

知恩酱咬咬嘴唇,忽然浅浅笑着:“这么看着安静的你,居然有些不习惯。我还以为你会忽然蹦起来,告诉我,我被你整蛊了。阿一古,那我可真的是傻乎乎的,不过你喜欢我被你骗的团团转吧?毕竟你……最讨厌了。”

明明说着讨厌,知恩酱的眼里却有着前所未有的柔软。

如果说曾经知恩酱还对王太卡有所隐藏的话,那么自从大韩饭店事变的那一天,当知恩酱得知王太卡一个人闯入大韩饭店,只为解救自己的那一刻,知恩酱最后的防备也荡然无存了。

曾经知恩酱害怕,她担心王太卡知道自己那些不好的背景之后,好不好嫌弃甚至厌恶自己。倒是到最后才发现,原来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是啊,恐怖分子这种家伙,怎么会在乎那些呢?他才不在乎自己曾经是不是黑暗,因为他只在乎自己是她的什么人,除此之外,全然不顾。

“真的是有够自私!”知恩酱念叨着,仅仅握着王太卡冰凉的手,认真的说道:“可是我好喜欢这么自私自利的你。你不是我预想中的那种正面角色,只是个不折不扣的卑鄙小人。可是好像也只有你这么自私的人,才让我觉得,我是被在乎的。”

曾经被欺负的知恩酱可怜巴巴的想,什么时候自己的人生才能迎来光明?那应该是自己英雄,谁知道……为尊书院

知恩酱被自己的胡思乱想逗笑了。

恐怖分子,你出现的还是,原来黑粉会发光啊!

一旁的鸭王咧咧嘴,女人真的是不可理喻!之前鸭王还以为知恩酱是不知道阿尔伯特的小人本性,没想到知恩酱知道,甚至还喜欢!这特么是什么道理?

知恩酱其实是不是一个喜欢吐露自己心声的人,但是今天是个例外。看到已经昏迷的王太卡,她再也忍不住了。

任谁,也不会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凭空受如此折磨。

“张先生,这里叫给我吧。”知恩酱回头对着鸭王说道。

鸭王看了看王太卡,愣愣神,然后笑了笑:“好啊,正好我不想在医院里带着,无聊得很。既然这样,那就交给你好了。不过不会耽误你的工作吗?”

“不会,我没什么事情。就算有事情,也要分一个轻重缓急。请放心吧,这里交给我好了。”知恩酱计划的井井有条:“我知道自己照顾不来,一会就去请一位,不,两位!请两位护工,好好照顾恐怖分子。这样比我们专业。”

知恩酱可以说是考虑的很完全了,甚至这一次她来,连保镖李伯狼都没带着。昨天李伯狼偷袭王太卡的事情,真的是让知恩酱生气了。李伯狼喜欢知恩酱没错,可惜即使是为知恩酱好,知恩酱也不会领情,因为知恩酱心中早有所属了,偏心是当然的。

毕竟双重标准,可是王太卡的拿手好戏,知恩酱自然被带坏咯。

“我也会陪在这里的。”知恩酱说道:“你是恐怖分子的亲故,应该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不会害他的。”

鸭王摆摆手:“亲故算不上,他太狠了,宁惹君子不惹小人,我还是乖乖听话就行了,惹不起。有什么事就叫我好了。”

知恩酱微微蹙眉,不知道鸭王是什么意思,如果是别人敢当面这说,知恩酱早就不忍了。虽然知恩酱自己也知道王太卡是坏人,但是那也只能是自己说才行,别人说,就不行!

“得了,我还是走吧。”鸭王缩缩脖子,知恩酱凶巴巴起来,还是挺唬人的。

等鸭王走后,知恩酱又盯着王太卡看了一会,好一会。

“恐怖分子,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知恩酱认真的说道:“我要的,不是你身后的安逸,而是一个和你站在一起的机会。现在,该我帮你出出气了,很公平,对吧?”

知恩酱站起身,轻轻的吻在王太卡的唇上。

咳咳,反正恐怖分子不知道,这时候不占便宜,还等什么呢?

知恩酱的小脑袋里也不知道胡思乱想什么,根本没想到到底王太卡是在吃亏,还是自己在吃亏。反正就亲了,还能咋样。

就在知恩酱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是在趁人之危占便宜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看着知恩酱的动作,充儿表情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