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网盘手机版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五百毫升的香醋被放在桌子上,旁边还有热气腾腾的饺子。

江怡坐姿十分端正,她不好意思笑道:“正好我在家包了饺子,医生要醋,就一起带过来了。”

还真是个贴心的孩子。

绫清玄夹起饺子,在江怡期待的目光下,一口放进嘴里。

“好吃吗?”江怡面色羞红,“其实我不会做饭。”

绫清玄咀嚼的动作一顿。

等等,不会做饭?

这饺子她没探测到毒啊。

“不过严忧走后,我学习了很长时间。”江怡干笑两声解释,“除了我自己,绫医生是第一个吃我做的东西的人呢。”

绫清玄默默咽下,她放下筷子,“饱了。”

江怡微微紧张,“诶?可医生只吃了一个,我带了很多,再吃点吧。”

草莓乖乖女湖边夕阳下美拍

绫清玄一脸正经,“我胃口小。”

“这样啊,没事,待会儿给严忧吃。”江怡没有多加在意,心情不错的重新盖上。

【宿主,她做的很难吃吗?】zz好奇道。

还好,没有小家伙做的好吃。

啊,想吃小家伙做的饭菜了。

两人简单沟通了接下来的治疗方式,江怡微愣,“独处?”

这么快就要独处了吗?

她不是害怕独处,而是不自信,担心自己会让严忧的病情加重。

“我会在病房外。”绫清玄起身,果断道:“走吧。”

江怡带上东西,紧张的跟在她身后。

511病房。

严忧坐在床上晃着脚。

房门打开,两个女生看到坐在床上的两个男人。

“江怡!”严忧看到江怡很是高兴,他起身一顿,又坐了回去。

嗯,要克制。

倒是旁边的叶晨,起身跟江怡打招呼。

“是江小姐吧,醋带了吗?”

江怡一脸懵逼,“啊?带、带了,在绫医生的办公室里。”

不是绫医生要的吗,怎么他也知道,难道是他要的?

这个男人她上次好像无意间见过,真的好帅啊,而且行为举止,也很正常。

“谢谢,现在是们的治疗时间吧,我就不打扰了。”本来他们是在叶晨的房间,严忧为了等江怡,就把叶晨拉到这边了。

叶晨打完招呼后,就走了出去。

“等等。”绫清玄喊住他,对严忧说道:“今天我就不在们面前了,好好聊聊吧。”

严忧一震,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不行!”

谁知道独处的空间他会做出什么来,他不敢这么轻易相信自己。

“没事的,严忧。”江怡走过去,“我们试试好吗?”

“我……”严忧咬着唇,他担心自己会伤害她啊。

“开始吧。”绫清玄将门关上,和叶晨到了外面。

两人稍微离房门远一点点,叶晨道:“还是有些不放心吗?”

“还好。”绫清玄上下看了他一眼,“怎么在他床上?”

叶晨微僵。

该不会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想单独找他谈话的吧。

“我俩没做什么。”叶晨捂脸,怎么有种心虚的感觉呢,“就是交个朋友。”

绫清玄难得揶揄道:“哦,交朋友交到床上去了。”

男人抿唇,极其认真道:“以后我只上……的床,再到别人床上就把我的腿给废掉。”

“真的?”

“……真的。”他是出于什么心理才会说出这么羞耻的话啊。

zz无语的看着这两个人,啊,反派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告白啊。

……

病房内,只有一张床能坐。

江怡坐过去,严忧立刻缩到床角。

“现在好像,是怕我一样。”江怡忍着难受的情绪,她的心就像被紧紧按压着,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

严忧偏头道:“一点都不怕,反而很喜欢,喜欢得快疯了。”

“我想把抱在怀里,狠狠亲着的唇,将按在床上,欺负。离远一点,这种心情反而更严重了。我的病是不是不会好了。”

严忧低垂着头,很是恼怒。

江怡沉默两秒,呼出一口气,“严忧,没病。”

“如果非要说这是病的话,那就当做是一种‘非我不可’的病吧。”

她害羞的挠了挠脸,“我这样好像挺自的。”

“不说这个了,我做了饺子,馅是自己调的,皮也自己擀的,要吃吃看吗?”

江怡将盒子拿出来,“有点凉了,我……啊!”

‘啪嗒’

盒子掉在了床上,男人捏住那纤细的手腕,将她往自己身边拉。

两唇相隔的距离只有一指,严忧控制着手的力度,紧张道:“可以吗?”

江怡望着他那时常注视的深情眸子,闭眼道:“可以。”

呼吸的热气交缠着,盒子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直到不能呼吸,快要憋死的时候,江怡才开始推搡着他。

严忧清醒过来,赶紧松开。

他神色慌乱,“没事吧?”

江怡大口的呼吸着,随后将他抱住,“没、没事。”

“严忧,我觉得可以出去了。”

男人摇头,“再等等。”

他双手握拳,按捺着想要更多的情绪。

“吃饺子吧,这可是我第一次吃做的东西呢。”

“啊……好。”

江怡立刻四处找着饺子。

盒子一开,床单完美的脏了。

江怡:……

半小时一到,绫清玄敲着门,“时间到了。”

“啊,绫医生,请进。”江怡下床帮她开门。

绫清玄和叶晨刚好就看见了严忧收拾床单的一幕。

叶晨:“……们?”

严忧低头望了望,从未害羞过的男人面色一红,温怒道:“别胡思乱想,什么都没有。”

绫清玄认真的看了看表,对江怡商量道:“下次给们一小时?”

江怡捂着脸害羞,“绫医生!”

绫清玄要带江怡去做访问记录,就把叶晨给了严忧。

“们继续‘交’朋友吧。”

叶晨想要解释的话憋了回去,“我马上就会回去的。”

那也和大佬没关系啊,大佬带着江怡小娇妻走了。

门一关,严忧拍着床,“要过来坐吗?”

叶晨坚定的靠着墙,“不了。”

严忧半是委屈半是愤怒,“我们真没在床上做什么!我哪有这么快!”

叶晨:“……再说这个,我们就绝交。”严忧:呵,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