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阅读app安卓版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天亮,请睁眼。】

这一次并没有人当场死亡,但圆桌上剩余的人,面色都不太好。

“是谁,这次狼人想杀谁?”张泉拿起桌上的小刀,划着牛排,语气惬意,仿佛这里不是人间地狱,而是自家餐厅。

相比之前的恐惧表现,他现在反而镇定许多。

桌上的饭菜很丰盛,也更像是最后一餐。

溪看见了烤鸡,就想起了陈露露。

她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uu叹气,【宿主,最后一只狼,会不会是大人啊?】

笨呀,肯定不是大人了。

吃了一口牛排,张泉缓缓将刀移到了桌子下。

即使表面不慌不忙,但是涉及到自己的性命,谁又能真的无动于衷。

妩媚的夜色斑斓灯光里的不羁美人

胡琛抱拳撑在下巴,面色严肃,片刻,他提议,“两人一组是目前最好的方式。”

两人中一人死亡,那另个人必定是狼人了。

“我觉得自己一个人比较安全些。”鸭舌男起身,将桌上的巧克力塞进了裤子里。

巧克力。

绫清玄太阳穴一刺痛。

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甜食,糖分……

这具身体,为什么会想补充糖分?

‘绫清,已经失去竞选资格了。’

‘这次任务失败,会死。’

‘绫清,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景象中,方块大小的巧克力被人抛在空中,一下,两下,绫清玄的意识渐渐回归。

“大人,没事吧?”溪挪到绫清玄旁边,话音刚落,汗毛竖起。

小姑娘伸手拦住她背后人刺下的刀。

利刃被绫清玄握在手里,鲜血一滴滴溅在溪身上。

溪立刻转身踢开身后跟着的张泉,将绫清玄的手握住,“大人?”

疼的感觉……

手心被划破的地方,灼热疼痛。

他人伤害就有效?

如果刚刚不是她接下这一刀,溪恐怕被伤了要害。

绫清玄翻转刀口,离开座位走到张泉面前。

【宿主,不要被杀意控制,这里的磁场很奇怪。】

“想杀我?是狼人?快让我们投票!”张泉挣脱跑开,突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狂笑叫嚣着。

胡琛走到溪身边,扶住她因惊吓而僵硬的身子,“没事吧?”

“没事……”

溪咬着唇,这个时候她还真是一点忙都帮不上。

黎缘呢,他一个大男人,总能……

溪转头,并没有看见黎缘。

他又不见了。

绫清玄按住动刀的心思,余光却见鸭舌男掏出巧克力丢进嘴里。

“别吃。”

吃掉巧克力的鸭舌男一脸茫然,“怎、怎么了……呃!”

话音刚落,他掐住自己的喉咙,一脸痛苦。

桌上的碗筷被他弄乱,弄到地上,男人面色红紫,倒在地上抽搐。

“中毒?”溪想过去,却被胡琛拉住,男人柔声在她耳边说道:“小心点。”

这胡琛,说不上来好还是坏,溪只能静观其变。

男人最终倒在地上不动了。

同一时刻,绫清玄和溪发现,自己动不了。

“他是13号,梦中人。”

当梦中人死亡的时候,与之相对的异性玩家不能动弹。

她们中计了。

“大人,我……”

溪刚开口,脖子边贴着一个冰凉的东西。

她转动眼眸,看不到,只能听见耳边的一声轻笑。

“很遗憾,们没找到最后一只狼,这场游戏,是我胜利了。”

刀片已将细嫩的脖子划伤。

溪着急的看向绫清玄。

被这游戏牵制,绫清玄虽不能动弹,却能说话。

胡琛终于露出真面目,但绫清玄面上没有慌乱之色。

张泉起身,站在绫清玄身边,“我们这可真是艳福不浅啊,兄弟。”

胡琛对于他的话,只是冷然,“这场游戏,胜利的只能是我一个。”

“什么意思,……”张泉忽然捂住肚子,往地上倒去。

他的症状和13号鸭舌男一样,但一旦发作,却是连遗言都没有,倒地身亡。

溪连呼吸都滞住了。

现在场上只剩下溪、绫清玄、胡琛和黎缘了。

“7号,快帮帮情侣啊!”溪只能将目光放在黎缘身上了。

然而男人的视线只是淡淡放在绫清玄身上,唇瓣轻扩着弧度。

这男人怎么回事,光笑不动的?

而且,大人怎么也没生气?

绫清玄也注意到了黎缘那边的情况,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局外人。

眼睁睁看着现在发生的一切。

胡琛低笑一声,权当没看见黎缘一样,对着绫清玄说道:“等我除掉她,将是我最后一个目标。”

小姑娘冷眸寒凉,手里的小刀还在滴血。

溪闭上眼,默默接受着这一切。

看来她这次的任务,要失败了。

也不知道这次任务失败,会不会影响下个位面。

溪刚刚叹气,就听见广播传来声音。

【游戏结束,好人方获胜!】

“什、呃啊——!”胡琛手刚顿了一下,染着鲜血的银色餐刀便射进了他的手心。

男人蹒跚往后,溪被绫清玄拉入怀中。

从未有过如此的安全感,绫清玄就仿佛是她的坚固堡垒一样。

溪差点眼泪都要出来了。

飞踢一脚,胡琛远离了她们身边。

掌心颤抖着,胡琛运筹帷幄的表情中掺杂了愤怒和不解,“不可能!明明我还存活着。”

“知道为什么输吗?”绫清玄扶住溪,将她放在一边。

小姑娘语气清冷平淡,“昨晚,我没用药。”

【呀!宿主我猜对了!】

昨晚,轮到女巫用药的时候,zz有提过,如果是狼人自刀,骗药怎么办。

因此,绫清玄只是按着旁边,并没有按动按钮。

胡琛昨晚选择杀掉自己骗取女巫的最后一瓶药,但没想到,绫清玄没用药。

这下,他是把自己给自刀死了。

一直以来的谨慎行事,没想到却把自己踢出局了。

胡琛凶相毕露,但身体却跟背了千斤重的物体一样,仅仅动了几步,他的身体便跟方块组成的物体般,顷刻倒塌。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溪转身看向绫清玄。

“大人,我们胜利了?”

这策划还真是,不早点将结果呈现,却等到现在才放出结果。

【系统提示:恭喜宿主完成任务。】

大人果然是她这边的。

溪松了口气,却见一直没动的黎缘动身,站在了两个女生中间。

“干……”男人眼眸微抬,神情冷然,“游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