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s手机app

“行了,别跑了,进了山,就是来一万精兵我都不怕了。”

陈强的状态已经非常糟糕了,必须要马上恢复才行。

本来他的状态都还挺好,被王初雪那一摔,差点没给陈强把仅有的一点玄气都震散。

始作俑者一脸不屑的哼了一声“主人你就别逞强了,大宋朝廷的士兵和那游牧铁骑拼战刀拼射术或许拼不过,可是在这山林地形里,朝廷精兵的作战能力极强。一旦被包围,那便是初雪都无能为力。”

“怎么,你是瞧不起你主人?你主人要是没点本事能够解你身上的巫蛊?”陈强回敬了一声不满的哼声,他今天是托大了,要不然就凭苏鼎盛的五千精兵,陈强就算打不过也不至于落得这么惨一个下场。

王初雪噘起嘴儿没有反驳,是的,她不得不承认的是,陈强在解蛊这方面确实厉害。

困扰了她多年的巫蛊一度让王初雪濒临绝望,借助苏鼎盛的势力也没能找到解蛊的办法。可是陈强仅仅用了两颗丹药就让她的状况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

在王初雪不屑的目光中,陈强从药王鼎里拿出两粒药丸吞入腹中。下一秒,陈强体内的剧毒就消失得一干二净,那乌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红润起来。

还不等王初雪惊讶出声,陈强又掏出一粒药丸吞下腹中,体内炸散的玄气很快就稳定下来。

虽然想要完恢复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可是如此之快就从死亡线上挣脱回来,王初雪怎能不惊掉下巴!

“主人你该不会真的是神医吧?”

王初雪呆呆的看着极速恢复中的陈强,她只感觉自己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她担心陈强会中毒身亡,担心陈强炸散的玄气会难以凝聚,可谁曾想,这一切困扰居然仅仅只用了三粒药丸就解决了!

心事少女

陈强娇哼一声“怎地,现在还瞧不起你主人?都说了我是托大了,要不然苏鼎盛那老王八能够如此猖狂?”

“是是是,主人英明神武,那苏鼎盛算什么东西,怎么能和主人媲美!”王初雪顺势拍了一波陈强的马屁,知道自己此前的态度有些恶劣,王初雪这精明的丫头明显是在转移话题。

陈强也不计较,相反,比起只会乖乖听话做事的王初雪,陈强更喜欢眼前这个和他开玩笑甚至是斗嘴的王初雪。

稍稍恢复了一点玄气之后,陈强连忙从药王鼎里掏出了一些东西,吩咐王初雪去布置阵法。

“主人还会阵法!”

王初雪的脸色再也不能保持平静,若说陈强是个神医就罢了,怎么陈强还会道家的阵法?要知道阵法可是无比高深莫测的东西,王初雪虽然有一品境界的实力,可是从来不曾接触过阵法。

也难怪王初雪会如此震惊,在她的认知里,阵法乃是道家的至高绝学!

和那些大宗门比起来,王初雪完是依靠自己侥幸获得的一本功法修炼到了一品境界,在王初雪看来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至于阵法什么的,王初雪可不敢妄想!

陈强嘿嘿一笑,道“你主人会的东西还多着呢,比如十八式七十二招什么的,想不想试试?”

“呸!”

王初雪轻啐一口,一想起陈强曾经吩咐给那个妈妈桑的东西,王初雪就忍不住一阵脸红耳赤。

也正是如此,王初雪才愈发看不透陈强,她这个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既有一身强大的本事,又有通天医术,更有神乎其神的玄术阵法。关键是还知道那么多羞人的东西,这怎么看王初雪都觉得陈强不是正常人!

被王初雪异样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陈强连忙摆手说道“赶紧按照我的吩咐布置阵法,嘿嘿,这回一定要给苏鼎天一个惊喜,我要让他这五千精兵有来无回。到时候没了这五千精兵,朝堂局势恐怕就很难说了。”

望着陈强那慎人的冷笑,王初雪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连忙按照陈强的吩咐去布置阵法。

布置阵眼和基石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利用玄术去贯通整个阵法,使得整个阵法拥有前所未有的恐怖能力。

陈强的想法很简单,利用自己对大自然的认知和对阵法的掌握来制造天然阻碍,势要让苏鼎盛的五千精兵有来无回。

很快,几个简单的阵法就布置完毕,陈强随着王初雪一起走进了深山。

一边走,陈强一边布置陷阱和小型阵法,同时又故意露出痕迹。

这一系列的做法简直是把王初雪看呆了,被五千精兵围困之下不急于逃跑,反而是在布置反击,不管是胆识还是谋略,王初雪都认为无人能出其左右。

更让王初雪呆滞的原因在于陈强娴熟的动作和每一个陷阱以及阵法的合理性,可以说陈强充分利用了整片大山,将这座大山的万物生灵都利用了起来。

特别是在陈强吩咐一群毒蛇的时候,那些毒蛇就像是能够听懂陈强的话一般,王初雪直想把陈强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多少东西!

“走,找个视线好一点的地方看好戏!”

感觉陷阱和阵法布置得差不多了,陈强遂而停下手中动作,一把抓起王初雪就掠上了不远处的一处峭壁。

站在峭壁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山脚下的局势,此时此刻,苏鼎盛的五千精兵正好追到山脚下。

“主人,我们恐怕还不能高枕无忧,若是苏鼎盛派兵包围整个大山,然后围剿我们,我们该如何是好?”

王初雪皱起眉头,陈强一路上的陷阱和阵法固然布置得出神入化,可那苏鼎盛拥有五千精兵,完可以采取多种策略来围剿他们。

面对王初雪担忧,陈强显得极为自信“小夜煞,要不咱们打个赌,就赌苏鼎盛不会用兵,他只会让人从一路发起猛攻。若是我赌赢了,夜煞你就得陪我玩一式。”

“好,初雪和主人赌。若是主人输了,我就把主人那儿切下来。”

王初雪亮了亮手中短匕,吓得陈强连忙捂住自己的……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