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短视频大全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与此同时,如网般的禁制布满了绫家别墅的上空,将这块区域给笼罩起来。

除了那一个坑之外,声响接二连三响起,一个个坑从地面凹陷,场面陷入混乱。

“发生什么了,怎么会有这么浓的妖气?”

“易老呢,这是不是绫家的阴谋,想要一举干掉我们其他家族?”

“别说了,快躲开!”

不少修为较低的捉妖师,不慎被伤到,忙用符纸张开保护罩。

学徒堆也兵荒马乱,骆巧儿被化成人形的小仓鼠拖到角落边躲避。

易喵喵变成原型趴在了易思焕的肩头,易老摔倒之前,易思焕将他搀扶住,加固了保护罩。

胆小的几名捉妖师叫着想跑出去,不顾形象的丢出符纸。

庞龙看着他们丑态百出的样子,环绕一圈,视线定在被白夙揽在怀里的绫清玄。

他裂开嘴笑,露出舌尖分叉的舌头,他手舞足蹈,“在这里,谁都跑不出去。这个礼物喜欢吗?”

粉色的花海里的复古文艺女子图片

绫清玄暼了眼在轮椅边缓缓站起来的庞老,冷声道:“看来找到了靠山。”

庞老坐在轮椅上的时候还看不出来,这会儿站直了身体,下半身显得很奇怪,是与他整个人不符的粗壮,还有扭曲。

“怎、怎么会,不是残疾好些年了吗!”在庞龙不远处的男人惊愕道。

那是十几年前,庞老的腿被妖毁了,医学水平根本就诊治不了,他从那以后就只能待在轮椅上。

庞老眼尾皱纹蔓延,“多亏了我孙子,找到了当年那只妖呢。”

他把那只妖的腿割了下来,用炼药术嫁接在自己身上了。

庞老笑着丢出几道黑色的符纸,将庞家炼药术的失败品,全都召唤了出来。

草坪上的捉妖师们不仅要应对地上时不时出现的深坑,还要对抗那些残破的妖物。

易老将拐杖插进绫家后门墙壁的插孔里,大声道:“全都进别墅里来。”

防御机制开启,那些妖一只都没有靠近过别墅,家仆和学徒率先进去。

“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更大的陷阱等着我们。”有人道。

易老嗤笑一声,“爱进不进,随便们。”

是敌是友都分不清,简直白瞎。

骆巧儿是第一批进入别墅的人,她紧张兮兮的看着外面,“我要出去帮忙,别拉着我。”

小仓摇了摇头,“那是几千年的大妖,帮不了忙,别去添乱。”

骆巧儿:???

都什么关头了,她竟然被个小孩子教训。

“看着它。”

随着男人沉稳的嗓音,一团小东西被丢过来,骆巧儿下意识的接住,旁边的小仓立刻松手。

“靠,当本大爷是铅球呢!”易喵喵稳住身子,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

它扭过头,见骆巧儿目光灼热,“易师兄交代的事,我一定好好办!”

易喵喵:……

……

躲过几波攻击,白夙带着绫清玄往后退了几步,站定,嫌弃道:“那庞老下半身是妖,身上布满死气。而庞龙,身体死了,妖在体内。”

这只妖,身上还有绫家千年延续的福泽气息,而且修为比自己高出不少,他到底是谁。

“毛都没长齐的狐狸,松开的爪子。”庞龙胜券在握,“她是我的。”

这句话激怒了白夙,“大白天做什么梦这老妖怪,她是我的,是我的。”

小狐狸气呼呼的,还有,他毛哪里不齐了。

“亲爱的,等着,我去把那老妖怪干掉!”

绫清玄没拦着,“白夙,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白夙竖起狐耳,“我们在一起第X天?”

还是说其他纪念日?

亲爱的终于提起了白绥说的,女人日常300问。

他回答不出来是不是会被嫌弃?

绫清玄捏了捏他的脸,“去吧,好好保护自己,加油。”

小家伙完全忘记了今天的日子呢。

【宿主,那蛇妖还挺厉害,真就这么交给反派了?】

绫清玄不可置否。

当然,小家伙,才是真正的反派呢。

绫清玄站在防护罩里,拿出符纸,画上自创的符咒。

骆巧儿带着一鼠一猫,跑过来慰问。

“大小姐,没事吧?”

小姑娘风轻云淡,“骆巧儿,帮个忙。”

骆巧儿瞬间想以单膝跪地的求婚姿势发誓,她愿意帮忙!非常愿意!

……

小狐狸西装革履,骨节格外漂亮的手指拂去肩上的青草。

他脚边倒着数只残破的妖物,纷纷化作黑烟消失。

难闻。

刚刚应该让亲爱的点点他的鼻尖。

他回头望,小姑娘静静站在别墅内,对他十分自信的样子。

“小狐狸崽子,还真是闹腾。”

庞龙狭长的眼眸微眯看,成了一条缝,他朝两边挥出了妖气,数条粗细不一的蛇扭动着软凉的身子,吐着有毒的蛇信子。

“原来是只蛇妖啊。”

白夙挑衅的笑道:“不,是爬虫啊。”

在种族上,狐族可是比它要高好几个级别。

“我会撕裂那张嘴,拔了的毛,吃的肉,喝的血。”庞龙舌尖抵着尖牙,身边的蛇大部分朝白夙攻击,另一部分对着那些捉妖师下嘴。

“别、别过来!”李家的小辈虚脱的跌在地上,毒蛇飞扑过来,他尖叫一声,眼睁睁看着毒蛇在他眼前一分为二,鲜血撒到了他的衣服上。

“谢、谢谢。”他喉结滚动,吞咽着口水,抬眸看见长袍飘飘的男人,眼眸被一片紫光盛满,他挥剑间,就有数只药物被湮灭。

“易思焕?”李家小辈愣愣看着他。

易思焕什么时候有刻印的,而且,好帅!

早就听说他在捉妖方面很是疯狂,亲眼见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哪里是疯狂,是处处都透露着帅气和夺目。

李家小辈连忙爬起来,“易兄,我和一起吧。”

易思焕顿住脚,回眸,眼神冰冷,“滚进别墅里,别妨碍我除妖。”

因为这些零零散散的人,让他除妖的效率都低了。

李家小辈后退了几步,“好、好的,我这就跟他们说,滚、滚进别墅里。”

另一边,绫家老宅,在一片阴云下静静驻着。

它在今日,迎接了第二位来的客人。

客人看着年纪小,穿着带有霜花镂刻的衣裙,停在了它的门口,胆大的伸手推开了它的门。‘咯吱——’